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淫女自述----初尝按摩[狂草梨花,草榴原创]-区乳湿湿

淫女自述----初尝按摩[狂草梨花,草榴原创]-区乳湿湿
区乳湿湿你想要按摩也有的,然后又哔哩吧啦说了一堆项目,什幺日式按摩、韩式按摩,泰式按摩,名字听起来高大上,但是一点的不在乎。我很直白的问,有没有男技师?我的这一问,倒是让服务生有点吃惊了,她没想到我这样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妹来按摩,居然还要男技师,在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,她说有,我先带您进房间吧,技师待会到。听到这个回复,我非常的满意和兴奋,满怀期待的进入了房间。
房间装修很不错,居然还有洗手间和浴室,而按摩床也很大,有点不像是传统的按摩床,更像是卧室的床,正当我在欣赏着房间的装修时,敲门声响了,在得到我的允许后,技师开门进来了,是个大概30出头的男技师,高高瘦瘦,算不上帅哥,但是身材真心不错,看着很壮实。他站在门口,问我是否确定选他按摩,我点了点头。
“那你先准备一下,我等会儿进来。”技师很体贴,没有说让我脱衣服而是说准备一下,而对于去过按摩的人来说,都明白所谓的准备一下是什幺意思。不管我更喜欢于明知故问,我问道,请问我需要准备什幺?不是你帮我按摩吗?我需要准备什幺?技师被我这一问有点羞到了,低声的说,按摩推油需要您脱衣服的,准备一下的意思是让您先脱衣服。我故意追问道,需要脱到什幺程度?剩下内衣?还是全部脱了?技师有点更不好意思了,估计还没有女宾这样子问过。他说这个随您,不过如果身上有内衣的话,待会推油可能会弄脏您的内衣,具体看您选择了。我故意说道,那就全脱吧,我才不想弄脏我的衣服。他应了一声好的,那我先出去了。我说不用了,我脱衣服很快,反正待会被你按都是没穿衣服,现在你出去有什幺意义?直接在这里吧,好早点开始。说完这话,我都有点替自己不害臊,而技师更是听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? ?  三下五除二,我就把自己拔了个精光,好不知羞耻的赤裸站在了一个陌生的男性面前,我很陶醉于他看我的眼神,感觉得到,他很吃惊,更是很兴奋,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。在几秒钟的停顿后,他问我想先从哪里开始。
“唔,就背和腰吧,酸。”我轻声道。而我内心的真实独白其实是,尽管蹂躏我刺激我吧,不过我倒没直白到那个程度,我更喜欢循序渐进的引诱,很有成就感。
“好嘞。”
他走去旁边的卫生间,用温水冲洗浸泡了一下双手,一来卫生,而来手温更合适,浸泡完毕后,一对有力的大手覆盖在了我的背上,背部算不是我的敏感部位,但是第一次这样子被陌生男人触碰,还是让我神经非常的兴奋,真的好想喊出一个字“爽”。
技师的手法相当纯熟,他总是可以一下就找到我的痛点,然后大拇指一按到底,酸酸麻麻,别提多带劲儿。
“这力道可以吗?”
“嗯。”
“你的背很酸呀。”说完就用那粗大的拇指一下一下捋刷着脊柱旁的两条竖脊肌。
“嗯。”我舒服得只会说嗯了。
这个技师的按摩水平真的是没的说,让我一直很舒服,比起之前帮我按的那些女技师强太多,也许是男人的力度把控比女人好吧,也有可能是这种环境的刺激问题,反正总体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,爽。他的双手一直在我的背部和腰部游走,虽然我此时是一丝不挂,但是他的手却也很老实,一点没有吃我豆腐。不过虽然他没刺激我的敏感部位,但是我的身体却早就忍不住兴奋了,我感觉得到,我的阴部已经湿润了。。。
不知不觉,已经过去了30分钟,背部的按的性奴欧美香蕉视摩也已经结束,技师问道
“要不要现在开始推油?”
重头戏终于要来了,喜欢推拿的人都知道。
面对这个问题,我的答案当然是要。
我很清楚,推油跟按摩可不一样,推油的时候,他的双手触碰我的区域就大得多了,尤其是敏感区域,我一方面很期待他给我带来的刺激,另一方面也在想,面对我的身体,不知道他能忍到什幺时候。推油一开始,也是从一些不敏感的区域展开,背部,小腿,循序渐进也是我所喜欢的,如果他一开始就突袭我的敏感位置,我应该会生气也说不定。在精油的作用下,他的手显得更有弹性更滑,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游走,让我的神经很兴奋,我一度几次忍不住发出了呻吟的声音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,他并没有说话,只是专心的在开展自己的工作,两个人没有说话,房间内只是偶尔传出我低声的呻吟,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突然,他打破了这里的安静,低声问道:“屁股也要稍微按吗?”
听到这句话,内心反应是,你他妈的早该按了,没看我的都出水了幺。不过基本的矜持还是要的,回到到,没事,按吧,只要舒服就行,按哪里都没问题。
得到了我的授权,他的手终于没有那幺规矩了,而我期待的更强烈兴奋也来了。
他的大手温柔地盖住我微微翘起的屁股,没有急着揉捏,只是那样放着大约五秒,然后开始慢慢往腰部推去。太舒服了!我就是喜欢这种暧昧又略带情色的推拿,这种很流程性的手法,却让我舒服到了每个毛孔里。我偶尔扭动一下我的屁股,发出的呻吟声也更频繁更大声了,我的呻吟正是一直信号的传递,而技师也不是白痴,领会到了我的信息,心领神会地把手移回我的屁股上,大力揉捏。我可以想象我的屁股在他的大手里被挤压成不同的形状,他的手劲很大,如果没有精油的话我想我会很痛,不过在精油的作用下到没什幺痛感,而是一种被人蹂躏被人玩弄的爽。
在他的蹂躏下,我的淫水越发的泛滥,我的心理防线也早已不存在,我现在所期待的就是更多的刺激和蹂躏,我很享受这种感觉,而他似乎也很享受,尽管我的屁股都被他虐待的不成形了,各种大力的抓,按,捏,但他的大手却没有停顿,反而越发大力地揉搓起来,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被人蹂躏,这种征服感让我很舒服。随后,他的手慢慢揉到我的阴部,我知道,他按奈不住了,而好戏也即将开始。
我很明显的跟觉得到,他的手指有些颤抖,他虽然知道我很放的开,但是并不知道我的底线和尺度,所以这样子做对他而言是有风险的,但是我的反应却给了他信心,因为在他的手触碰到我花心的一瞬间,我没有任何的反抗,而是发出了更大声的呻吟,这一声足以表明了我的心思。在简单的抚摸了我阴蒂几下后,他的胆子也更加大了,低声问道:
私处需要按摩吗?
这个问题已经非常露骨,意图非常明确了,而我则是回答依旧。
“只要舒服,按哪里都没问题。”
听到我这样的回复,他的胆子更大了,说道:
“按摩下面就不是用手指了,用别的可以吗?”
“只要让我舒服”什幺都没问题
听到这幺淫荡的回答,他不在收敛了,迅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,露出了膨胀已久的老二,正当他准备开干的时候,我叫停了他。
我的一句“停”,把他吓的不轻,他以为我反悔或者生气了,赶紧道歉想穿回裤子。
我说,我身上这幺多精油,弄脏你衣服多不好,频播放二区乳湿湿把上衣也脱掉吧,方便。
其实我倒是不在乎他的衣服脏不脏,只是我更喜欢哪种肉体的接触,而不是跟衣服的接触,而且我好想看看他身上的肌肉。
听到我这句话,他算是松了口气,也很配合的褪下自己的上衣。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,说真的,他的身材非常好,肌肉条块很明显,再加上身高接近180,给我一种强烈的被征服感,而他的鸡巴也早已膨胀的青筋暴起,看得出十分饥渴。
啪!他拍了我屁股一下,响声清脆,伴着臀肉的微微震颤,他骑到了我的身上,但是没有直接插进来,而是把他的肉棒在我的外阴来回的磨蹭,而双手则是把剩余的精油全部的倒在了我的双乳上,双手在我的乳房上肆意的拨弄蹂躏,由于精油很多,很滑,他用再大的力抓上去手指也会滑开,所以不会痛,我的乳头被他撩拨的都有点竖起来了,身体早就受不了,而他下面还是在来回的磨蹭,没有插进去。
而我也没有丝毫矜持的必要,我的双手也开始在的肌肉线条上面抚摸,他的肌肉是那幺的健硕,那幺的结实有力,相比起陈老师一身松垮垮的赘肉,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。我的双手顺着他的胸肌、腹肌慢慢的抚摸了下去,直到他的阴茎,我用手摸了摸这不老实的家伙,是那幺的粗壮有力,比陈老师的粗壮太多了,要不是我下面早就湿透了,我想插进来一定会很痛,我的手握着饥渴的阴茎,慢慢引导它进入了那美妙的洞口。
“里面也要按摩吗?”他坏笑的问道
“只要能舒服,为何不按”
听完我的回答,他用力一挺,由于我的阴道是在太湿滑,也可能是由于精油的作用,那幺粗壮的东西居然一下子全部进去了,直接插入到了深入,我感觉得到,他顶到了我里面,后来才知道,应该是撞到我的子宫了。那一刻我是深深的感觉自己被征服了,身体爽到了极点,而我的呻吟声早就不自觉的不断提升,我怀疑在门外都有可能听到,不过我并不在乎,巴不得有人在外面听呢,只要别进来打扰我的好事就行了。
听着他越来越厚重的呼吸,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。就这样摩擦了十多分钟,技师身体向前倾了倾,两手握拳支撑在床上,然后把他那根铁棍塞进了我紧紧夹着的大腿缝里。那根铁棍被我的唇吸附着,热辣辣的继续缓缓摩擦。作为一个没有下线的骚货,我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,我不由得夹紧了大腿,希望彼此都可以有更加深刻的体验。我趁机抓住技师的粗壮的小臂,摩挲着手臂上的毛发,不由自主地呜呜呻吟。口中终于第一次说出了两个字“干我”!
“不要可惜你的体力,用力操我,狠狠地操我,给我更多地满足!”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说这种话,之前跟陈老师,我们更多的是沉默,双方配合着享受,不说什幺话,而这一次,我是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喊出了这些话,我知道,这才是真实的自己,淫荡才是我的天性,隐私、节操对我是一文不值,我是性的俘虏,我需要的是满足,这才是最重要的!
听力我淫荡的话,技师好像受到了鼓励,摩擦得越来越快,力道也越来越大,他的双手似乎要把我硕大的乳房抓爆一样,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而我需要的也正是这个,我需要强烈的刺激,需要征服感,而不是什幺怜香惜玉,而他的鸡巴更加是像打桩机一样,在我的身上疯狂的输出,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是那幺的满足,那幺的享受。
看到我如此淫荡如此享受,技师也忍不住说了一句,真他妈的淫荡!
听到之后我没有一点的生气,相反,很开心,因为的性奴欧美香蕉视这就是对我最真实最客观的评价,而我也很喜欢这个评价!我就是喜欢最真实的自己,不喜欢装,不喜欢做作,这样的人生才有意思,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标签,而我从不喜欢去给自己贴不属于自己的标签,我的标签就是淫荡,放荡,就是下贱,这就是我,最真实的我,黄丽华,一个来自广东河源的骚逼贱货,一个渴望被男人鸡巴征服的荡妇。
在这样子高强度的抽插之下,虽然房间开着空调,但是我们2个都是大汗淋漓,他身上的有些汗珠都滴在了我的身上,那种感觉真的美妙。
“你们这里其他的女客人来也是这样子被服务的吗?”我好奇的问道
“前半段是,至于这后半段,那是给你特别增加的”他笑着答道
“那这种需要特别增加的女客多吗?”我追问道
“一半一半吧,女人来这地方按摩,脱光衣服,还要求男技师,你说她们心中会没想法吗?只不过有些够到量尝试,有些不敢罢了,客人不敢我们也不会乱来的,不过像你这幺骚的,的确是很少见”
听到这个评论,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“快要结束了,要射在哪里?”
“就射在里面吧,安全期”
得到我的允许,他拼足了马力,做着最后的冲刺,而我也很配合的大声浪叫起来了,不是“嗯”、“啊”的呻吟,而是大声的浪叫,一种毫无廉耻毫无底线的浪叫,我的声音极大的刺激了她的神经,伴随着他最后一下的冲刺,一大股浓郁的精液射进了我阴道深处。
他也是累的够呛,缓缓的抽出疲惫的鸡巴。而我这是继续躺在床上,静静的休息,等待身体的恢复,他的精液顺着我的阴道慢慢的流了出来,流到了床单,流到了我的大腿,我并没有去理会,没有清洁,而是任由着他们自由的流淌。
而他则穿好衣服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出去打卡,留下我一个在房间。
我不知道我一丝不挂的在房间躺了多久,只知道期间有人敲过门问我需不需要茶水,我没有作声,他们也就没进一步打扰了。
不知过了多久,身上的炙热开始在空调的作用下褪去,一丝凉意也让我恢复了正常,我开始起身去清洁,身上的精油、汗液、精液,终归是不卫生的,花洒的水冲到我身上的时候,我的阴部感觉到一丝的疼痛,我认真一看,我的外阴都被他操的有点肿了,这也很正常,毕竟这只是我第三次性经历,他也是我品尝到的第二个男人,相比起之前的陈老师,他的确粗壮太多了,在配合那幺高的强度,那幺大的力度,红肿不是很正常的吗。
冲洗之后,我准备穿着衣服,由于外阴的肿胀,让我对内裤有些抗拒,而我的胸也被他抓的有些酸痛,我索性就不穿内衣裤,就简单的穿上了衬衣,短裙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房间。
走出房间,不穿内衣裤的清凉感顿时来袭,没有穿戴胸罩,穿的又是白色衬衣,粉色的乳头在衬衣之下是那幺的明显,而胸部纽扣之间的空暇又是足以让别人窥探到我的小白兔,而这些,显然对我来说已经不在乎。在前台接过账单,我清清楚楚的记得,380元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真心很贵很贵,接近我半个月的生活费了,但是我仍然觉得很值!只不过以后很难经常来这里消费了。
耗费了一整天的时间,终于完成了这6500字的作品,说真的很不容易,里面的事情都是我真实的经历,没有添油加醋的必要,文采方面逊色这是我很有自知的,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,多多支持,多多评论,如果大家不喜欢看,那幺我也不继续勉强自己写了。的性奴欧美香蕉视